当前位置: 主页 > N家生活 >无分年龄病程不限癌末患者缓和疗护提升病中生活品质 >

无分年龄病程不限癌末患者缓和疗护提升病中生活品质

时间:2020-07-13 
 无分年龄病程不限癌末患者缓和疗护提升病中生活品质无分年龄病程不限癌末患者缓和疗护提升病中生活品质无分年龄病程不限癌末患者缓和疗护提升病中生活品质

(吉隆坡讯)在许多国家,预期寿命不到6个月的绝症患者,都会被转去安宁疗护(hospice care)病房。

而缓和疗护(palliative care)实际上不局限于末期照护(end of life care),它还多了对任何重症病人提供旨在减少痛苦,提升生活品质的护理。

缓和疗护医学陈翠芬医生(Felicia Chang Chui Fun)打个比方,当一个人被确诊患上癌症时,无论癌症是第几期,他都可以开始接受缓和疗护。

“我的病人也不只有癌症病人,还包括器官衰竭(如肺、肝、肾)、神经系统疾病(如肌肉萎缩症)、老年失智症、基因异常疾病等的病人,有的是预后不好,生存期不长,但有的生存期长,却也需要长时间和疾病带来的症状、疼痛及悲伤共处。”

她说,许多人之所以会把缓和疗护及安宁疗护混为一体,是因为两者提供的服务相似,即提供病人疼痛管理(pain management)、病症控制(symptoms control)、辅导服务,也在病人往生后为病人家属提供悲伤与哀恸辅导服务(grief & bereavement)。

唯安宁疗护更专注于末期照护,而缓和疗护则可以在疾病发生过程的任何阶段介入。

看到患者明显改变

“我认为每一家有肿瘤专科的医院,都应该要有缓和疗护病房,以优化病人的护理。尤其当病人可以得到多学科协作的治疗模式(multidisciplinary team)时,你可以明显看到病人的疼痛、病症和情绪控制的更好。

相反的,一家医院如果没有缓和疗护病房,病人的病症和心理状况表现都比较差。”

她表示,肿瘤科医生及缓和疗护的结合,让病人在得到肿瘤科医生针对癌症进行治疗的同时,也能得到缓和疗护提供的病症控制和心理支持。

“实际上,一般肿瘤科医生也能为病人进行疼痛管理和病症控制的工作,但是为什幺要区分出来给缓和疗护医生去进行?

因为肿瘤科医生太忙了,不如让他们专心的治疗癌症,而缓和疗护医生对疼痛管理的知识掌握较好,给药也比较有效,有时肿瘤科医生也会向我们请教,如何给药治疗病人的疼痛。”

诊断疼痛来源给药

“癌症病人有疼痛,是由许多或不同原因造成,而非单单因为肿瘤。要进行疼痛管理之前,我们首先需要诊断疼痛的来源和原因,一般透过病人讲述、病例纪录、扫描等去判断。”

她提醒,每一种疼痛都会用不同的药物去治理,比如肿瘤本身造成的疼痛,和癌细胞侵犯体表、肌肉或是骨骼受损所引发的体感性疼痛(somatic pain),以及肿瘤压迫到神经组织造成的神经性疼痛(neuropathic pain)的用药都不同。

给药的方式有很多,如口服药物、静脉注射、皮下注射、肌肉注射、贴片、肛门塞药等。

“有些疼痛可能只是病人久坐后肌肉紧绷,无需给药,可先接受物理治疗。

也有些病人是因为心情紧张和焦虑,觉得全身都在痛,实际检查其实无事,这时我们会与病人聊天来分散他的注意力,降低他感觉到的疼痛经历。”

“因此,不是所有的疼痛都可通过吗啡来控制的,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止痛药、辅导、物理治疗、饮食等各种方式来建立病人的信心和身体抵抗力。”

準确调配剂量 吃吗啡止痛不上瘾

她说,许多人认为来到缓和疗护病房,就代表自己没救了,而使用吗啡就是自己快临终了,使用后自己会变得迷迷糊糊、乱讲话、好像吸白粉那样会上瘾,越吃越加速死亡。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误解,是因为在人类还没研发出各种止痛药以前,当时只要患上癌症,就被认定将会死得非常痛苦,而非常痛苦的时候,患癌者就必须要吃吗啡。

“其实吗啡是一种止痛药(analge sia),就像你头痛你会吃扑热息痛(paracetamol)。只要懂得调配剂量,病人因疼痛吃吗啡,它只会协助止痛,病人不会有欣快感(euphoria),不会让病人成瘾。”

“而很多时候吗啡的剂量会调高,是因为病人的肿瘤长大了或转移到身体其他部位而导致病人的疼痛增加,所以吗啡剂量调高,而非病人越使用越上瘾或是有药物耐受性的问题。”

她表示,病人使用吗啡会有便秘、呕吐、昏昏欲睡的副作用,前者是长期性的,后二者通常在身体适应了1週后便会消失。

一般医生花很多时间去调配吗 啡的剂量,目标是让病人可以有效达到疼痛控制,减少其副作用,以便病人可以自行日常运作如吃饭、上厕所和家人聊天。

尊重对生命自主权  陪伴聆听病前故事

她指出,不是什幺问题都要开药。很多时候她选择陪伴病人,听他们分享自己的困扰、沮丧和种种故事。她也会协助病人回顾自己的人生,让病人知道自己这一生没白活,倾听他们放不下的人事物,协助他们寻找自己的人生遗憾,比如是否要尝试改善家庭关係等。

“缓和疗护的最大挑战,是要协调各个家属和病人本身的期望。一般情况下,家属之间有很多冲突,尤其对于病人进行的治疗方法各执己见,很难达到共识。

我最近的一个家庭会议是在急诊室外进行了长达4小时。我想这是每位医生都会面对的,如果无法达到共识,至少尽量让彼此间的思想差异再缩小一点。”

“最重要的是尊重病人的自主权、选择权和他对自己的生命的控制权,他们有权知道所有的决定和选择,而医生的角色就是要协调一切,让病人有能力去做他们要做的东西。”

多数病人抗拒缓和疗护

除了止痛药,缓和疗护还会用什幺种类的药物?

如果是呼吸困难,医生会用喷雾器。其他如抗咳嗽、呕吐的药物也会用。

如果癌细胞跑到头部,他们会看到幻象,这种情况也必须开药,因为可怕的幻觉会让他们忧郁。

一般是家属抗拒让病人进缓和疗护病房,或是病人自己抗拒?

多数是病人自己抗拒,因为病人会害怕,感觉自己进了缓和疗护病房就是没得救了。

但一般家属看到病人那幺辛苦,知道我们可以帮助到病人,所以会鼓励。

我会解释说,自己只是一个负责疼痛管理的医生,而非照顾末期病人的医生,99%的人听了解释后会接受缓和疗护。

你会在什幺时间点,介入询问末期病人要或不要施行心肺复甦术(Do not resuscitate,DNR)?

只要有一线机会介入问这问题,我就会问

了,而不会等到病人真的倒下才问。

例如病人在癌症第一期或二期就来缓和疗护病房,就会询问并记录下来。

也许过后他治疗完毕出院了,或者某天不幸突然倒下紧急送院,在决定是否为他施行心肺复甦术时,就会依据这个纪录来决定。

因此,让缓和疗护病房可更早接触和认识病人,是很好的一件事。


相关资讯
推荐图文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提供美食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真钱花牌注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银河总站网址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