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J墅生活 >打了疫苗「两年后」病死,法院判赔200万早有「救济规定」 >

打了疫苗「两年后」病死,法院判赔200万早有「救济规定」

时间:2020-07-11 
 

(中央社)
一名高职生接种流感疫苗两年后,因急性瀰散性脑脊髓炎死亡,法院因「无法排除与接种疫苗无关」,判卫福部须赔209万元。感染科医师强调疫苗不良反应二至六週就会出现,两年后才发病几乎不可能。但「无法排除与接种疫苗无关」的赔偿,有明确的法律依据。

嘉义一名高职生2009年接种H1N1新型流感疫苗,出现眼、脸红肿等不适,却找不到病因,只能持续服用类固醇等药物,2012年5月在校内宿舍昏倒,确诊「急性瀰散性脑脊髓炎」(ADEM),随后病情恶化引发败血症死亡。

学生父母认为ADEM是疫苗仿单列出的重大副作用之一,认定是打疫苗惹祸,向卫福部申请新台币350万元药害救济遭拒,愤而提告;最高行政法院21日以「无法排除」与接种疫苗无关,判卫福部须补偿209万元定谳,首次推翻卫福部药害救济判决。

疾管署副署长庄人祥受访时表示,当初该案例经药害救济基金会审查,认为与接种疫苗无关,不符合救济条件,毕竟该生是在打针两年后才发生ADEM,但法院如此判决,疾管署只能尊重。

庄人祥指出,过去药害救济基金会曾认定过一名案例,因打完流感疫苗后急性过敏休克死亡,经审查给予100多万元救济金。

台大医院小儿部主任黄立民受访时直呼此判决「荒谬」,他指出,一般接种疫苗致死,多是急性过敏引发免疫反应,即便引起ADEM,最多也是打完两到六週就该出现,加上一般疫苗保护力只有半年,两年后疫苗抗原早就代谢掉了,拖到两年后才发病几乎不可能。

而根据月旦知识库《急性瀰漫性脑脊髓炎:一病例报告》认为,该名高职生2009年施打疫苗后出现的眼、脸红肿症状,并非ADEM的症状。

「无法排除与疫苗无关」成为判决原因,将影响民众打疫苗意愿

黄立民强调,科学上所指的「无法排除」,意义与法律上的名词完全不同,法院在此判决中明显「过度解释医学名词」,担心此例一开,恐影响民众接种疫苗意愿,甚至把多数问题都怪到疫苗头上。

客家电视报导,卫福部疾管署长郭旭崧表示,「法院第一次针对这些(药害救济基金会的)专业的判定,提出挑战、反驳,而这可能会对疫苗救济审议体系的完整性,造成一个很伤、很大的影响。」

目前因为H1N1疫苗不良反应,提起申请的有525件,只有6件进入行政诉讼,其中5件被法院驳回或原告撤回,只有这个案子判卫福部败诉。

卫福部强调,接种疫苗发生不适,就走上司法程序,将会降低提供疫苗的意愿,严重的话会冲击到救济体系,将提起上诉。

大纪元2009年报导,另外五件接种H1N1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没通过救济审核而提行政诉讼的状况为:

    8岁男童接种后死亡,研判男童是因A型链球菌感染引起毒性休克症候群致死。至于50岁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及洗肾的男性接种后死亡,研判死因与颅内出血有关。3岁幼儿接种疫苗半天后颜面神经麻痺,不符合疫苗引发的神经免疫反应。28岁女性接种疫苗次日有头痛及右脸麻痺,疑与病毒感染有关。12岁女童接种疫苗10分钟后头晕、噁心及胸闷,研判为晕针。
「无法排除」因果关係,法律规定必须核发救济金

根据《预防接种受害救济基金徵收及审议办法》,为了补偿疫苗副作用的受害者,疫苗製造或输入厂商应缴交一定金额,作为「预防接种受害救济基金」。而目前,台湾疫苗、药物救济主要由行政院成立的「财团法人药害救济基金会」 ( Taiwan Drug Relief Foundation, TDRF)负责,主要接受民众药害救济申请,并办理药害救济金的徵收及给付。

《预防接种受害救济基金徵收及审议办法》也将施打疫苗的不良作用,分成几个类别,除了和疫苗「有关」及「无关」两种类型之外,另外也设计出偏向「从宽认定因果关係」的「无法排除」的疫苗接种受害类型。

打了疫苗「两年后」病死,法院判赔200万早有「救济规定」
根据《预防接种受害救济基金徵收及审议办法》第7条的附件,「无法排除」因果关係,也能拿到救济金。

2013年卫福部新闻稿指出,当时审议27件接种H1N1疫苗疑似受害申请案,其中有六个案例,也是因为「无法完全排除与接种之H1N1疫苗无关」,而获得救济金。这六起案件中,有一名16岁男学生,也是一样被诊断为ADEM,审议研判「无法完全排除与本次疫苗接种无关」,因此核发救济金20万元。

但与这名高职生案例不同的是,16岁男学生是在发病五天后就出现ADEM症状,符合医师黄立民所说的,「最多打完两到六週就会发病」的时间範围。

卫生署不愿公开疫苗安全性资料,让人无从判别因果关係

台大国发所法律组副教授刘静怡与中研院法律学研究所筹备处研究员邱文聪在2010年投书媒体表示,如何判断所不良事件是否是疫苗造成的,必须仰赖疫苗人体试验中的「安全性试验」。

2010年,H1N1疫苗因为出现多起「不良反应」,引发缓打潮。卫生署在面对H1N1疫苗施打争议时,没能在施打政策启动之际,公开完整人体试验报告,等舆论沸腾后,又只避重就轻的公布了疫苗免疫效力与样本数不明的安全性试验结果,据闻,卫生署同时还限制药厂自行公开相关资讯。

因此人们无从得知究竟是卫生署已握有安全性试验资料而拒绝公开,还是卫生署根本从没要求药厂做完整的安全性试验。这样的疫苗政策,令人难以信任。也让医界、法院难以判断某些不良事件到底是不是疫苗造成的。


相关资讯
推荐图文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提供美食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钱艇快三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洋2平台注册